創作筆記

植物插畫小旅行 part 4

挑戰複雜的植物

第二天的課程,老師讓我們自己選擇要畫的植物,她再為每個學生選的題材做示範。我對菇類特別有興趣,前一天在花園裡採了一些野菇,本來打算要畫,但是第二天來上課時,發現它們已經腐爛了。因此又學到一課,畫新鮮植物得要抓緊時間,否則就要先學會如何保存它們。

我摘的野菇爛了,看到老師採集的一種叫做Strawberry Dogwood的紅紫色果實,感到很新奇,果實凹凸不平的表面和圖紋也很有挑戰性,又可以練習葉子和構圖,於是就選擇它。

strawberry_dogwood.jpg

它是Dogwood的果實,我查了一下dogwood的中譯名稱,有人說是山朱萸,也有人說是四照花。Dogwood是北美常見的一種花樹,春天開花,秋天結果,我住的地方鄰居院子裡就有,春天時開了滿樹白色和朱紅色的大花,非常美。果實倒是第一次見到,形狀和大小都跟荔枝很像,但是質地卻像草莓,很容易壓傷。我在工作坊沒畫完這幅畫,於是把果實帶回家繼續完成,沒想到在地鐵上擠擠撞撞,回到家發現果實在我的行李袋中已被壓爛爆漿了! 擠出裡面淡黃色軟軟的果肉,聞起來有(爛)水果的味道,跟我想像得不太一樣。

也有同學選擇畫花。老師示範時把鮮花插在一個有很多尖釘的小座子(不知道中文叫甚麼)上固定,教我們用透明的尺來測量花朵在透視上的尺寸,假想在植物前面有一面玻璃,要沿著玻璃來測量;以及如何表現透視縮短(foreshortening--也就是前方的花瓣比較短,而且有變形),畫出物體擬真的透視感和空間感。

老師還拿出了一個高倍數的可以用來看珠寶的放大鏡來,摘下一小搓花蕊,讓我們透過放大鏡來觀察花蕊的構造和生長排列方式。被放大的花蕊竟有著繁複之美,自成一個小小的世界。

覺得植物非常有趣和神奇。

Wendy示範如何測量要描繪的植物

Wendy示範如何測量要描繪的植物

Wendy示範畫花

Wendy示範畫花

Wendy示範描繪表面複雜的果實

Wendy示範描繪表面複雜的果實

而像葉脈、果實紋路這種看起來很複雜很令人困惑的pattern,老師也分享了她的訣竅。看老師作畫,可以發現,雖然已有數十年經驗所累積的自信,但是下筆時仍然輕柔緩慢,並且很仔細地觀察所畫植物的每一個細節,從容不迫地描繪。

耐心和細心是植物插畫創作者不可缺的特質,否則畫不出細緻寫實的作品來。

我的dogwood果實練習過程 1

我的dogwood果實練習過程 1

我的dogwood果實練習過程 2

我的dogwood果實練習過程 2

完成我的第二件植物繪畫作品,有機會要再來挑戰一次這顆難纏的果子

完成我的第二件植物繪畫作品,有機會要再來挑戰一次這顆難纏的果子

愛上植物繪畫

在老師示範以外的時間,同學們都非常投入地作畫,連午餐時間都是各自帶了便當,一邊用餐一邊畫畫。我第一天跑到小鎮上買了三明治,只吃了一半,第二天中午就吃了剩下一半,可能一心想著畫圖,所以對吃飯這件事都不在意了,只要一直有熱咖啡就可以。很喜歡工作坊的氣氛,一群對畫畫好熱情的中、老年人齊聚一堂,一邊閒聊一邊作畫,對於平時總是一個人在家孤獨地創作的我來說,彷彿回到在學校念書上素描課的感覺,挺溫馨的。

這次的工作坊,讓我對植物插畫和藝術有更多的認識,學到了新的繪畫技法,並且讓我開始留心觀察身邊的一草一木。

而最大的收穫,則是自我探索得到的新發現。以前我一直以為自己不喜歡用寫實手法創作,經過這次工作坊,對植物繪畫我卻完全著迷了!我一向對事物喜歡追根究柢鑽研細節,又很享受細火慢燉的作畫方式,再加上對於自然(動物、植物)的好奇與喜愛,我發現植物繪畫非常適合我的個性和個人風格呢。

my_plant_collection.jpg
完成的第三號作品,期許自己每一件作品都有進步

完成的第三號作品,期許自己每一件作品都有進步

從工作坊回來以後,帶胖奇散步時多了收集植物的樂趣,只見一人一狗低著頭在地上專心尋寶—我忙著挑揀葉子、果實,胖奇則有樣學樣,忙著嗅聞每一片落葉。大自然的題材真是取之不盡,我的一張桌子已經變成植物標本區,收集來的植物都在等著變成一幅畫。

現在我每天早上會利用出門上班前的十幾分鐘畫畫;不上班的日子則可以很暢心地花一整天時間畫一片葉子。覺得能夠這樣熱衷於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並且持續地做下去,是很幸福的。

(全文完)

植物插畫小旅行 part 3

植物藝術的簡史講座

第一天課程結束的晚上,溫蒂老師在Morven的演講廳有一場講座,講述植物學插畫簡史,並分享了許多古代和當代植物藝術家的作品,包括Pierre-Joseph Redouté(1759-1840), Maud Purdy (1874-1965), Anne ophelia Dowden(1907-2007)。此外,現場也請來了三位本地的植物插畫家,Robin Jess, Ann S. Hoffenberg, 和Carrie DiCostanzo,分享她們創作的心得。

植物插畫大師Pierre-Joseph Redouté的畫風古典優雅

植物插畫大師Pierre-Joseph Redouté的畫風古典優雅

植物畫家Carrie DiCostanzo在講座中分享,她很著迷於描繪造型特殊的奇花異草

植物畫家Carrie DiCostanzo在講座中分享,她很著迷於描繪造型特殊的奇花異草

植物插畫藝術雖說主要目的是以科學為出發,幫助植物學家記錄和辨認植物,但是並非要畫得跟照片一樣,從她介紹的這些藝術家作品可以看出,藝術家還是可以有個人創意發揮空間,從不同的表現手法、使用媒材,乃至構圖、主題的設計等各個面向,都可以展現藝術家獨特的風格。

溫蒂在講座中還說明了植物科學插畫(botanical illustration)、植物藝術(botanical art)、和花卉繪畫(flower painting)的不同。

傳統的植物科學插畫需畫出植物的各個部位,包括葉、莖、花、果、種子等,甚至畫出橫切面,並且在尺寸、形體、顏色各方面都力求符合科學的精確和真實。

植物藝術與植物科學插畫很接近,也是需要真實植物科學,但是可以有更多美學和純藝術形式的表現,構圖上可以只是單一的一朵花,或是植物的局部細節描繪,目的在以藝術傳達出植物之美。

至於花卉繪畫,則可以有各種天馬行空的表現方式,不需要符合科學的精確性,並且可與風景、靜物、動物等等題材結合。

那麼一幅好的植物插畫作品,需要包含哪些條件呢?溫蒂給了我們以下的建議。

  • 明暗 (Value)

  • 一致的光源 (Consistent Light Source)

  • 透視 (Perspective)

  • 植物型態 (Plant Morphology)

  • 使用真實的顏色 (Use of Realistic Color)

第一天的工作坊和講座,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經驗,引領我踏入了一個充滿好奇的自然世界。除了對於植物插畫和藝術有了更清楚的認識,更勾動我研究精神的是,因此發現了我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植物類食物的原生樣貌。

好比說,從前我只吃過糖炒栗子,知道栗子仁外面有一層咖啡色的硬殼,卻不知道它長在樹上的模樣,原來在硬殼之外還有一層更硬、更厚並且帶刺的”burr”,到了秋天成熟時,這個burr就會從中間裂開,露出裡面的種子,也就是我(和松鼠)愛吃的栗子。

這個發現讓我很開心,想要追根究柢去探索,我們平常吃的那些菜啊果啊,它們長在樹上和土裡到底是什麼模樣。

(未完待續)

栗子和它的葉子與刺殼

栗子和它的葉子與刺殼

我完成的第一幅植物畫,在此做個記錄,留待一年之後再回來看看自己的作品有沒有長進

我完成的第一幅植物畫,在此做個記錄,留待一年之後再回來看看自己的作品有沒有長進


參考資料

植物插畫小旅行 part 2

我清晨五點多就起床,帶著色鉛筆工具和簡單的旅行必備品,先搭巴士到曼哈頓,再轉搭從紐約到紐澤西的東北走廊線(Northeast Corridor Line)火車,前往Princeton。火車有上下兩層,坐在上層可以欣賞沿路景色,座位也很寬敞乾淨,雖然要坐一個多小時,但在美國坐火車總有種浪漫的心情;再加上好久沒旅行了,雖然是一個人,依然滿心雀躍和期待。

到了Princeton Junction站,還得換乘通勤列車Princeton Branch,這是只有兩節車廂的小火車,往來於Princeton Junction站和普林斯頓大學之間,開始於1865年,是普林斯頓大學很有歷史感的象徵。她最有名的乘客要算是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了,更因為出現在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的小說中而不朽。當地人對她有個暱稱,叫做Dinky(這支影片裡的Dinky好可愛)。

DINKY小火車

DINKY小火車

Dinky一路開進了普林斯頓大學校區,下車後首先看到的是新建的藝術中心。這天早晨陽光明亮,入秋的天空好藍好高,走在普林斯頓大學校園中,放眼望去是一座座古典美的建築,彷彿自己也沾染了些許貴族學院風的氣息。若不是要趕著去上課,普林斯頓校園倒是個文青氣質一日遊的好地方。

小火車站出來就是新建的藝術中心

小火車站出來就是新建的藝術中心

Princeton University連松樹都長得像古時候的文人

Princeton University連松樹都長得像古時候的文人

Princeton Universit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inceton University如城堡的建築

Princeton University如城堡的建築

Princeton University如城堡的建築

Princeton University如城堡的建築

工作坊的地點在普林斯頓市的Morven Museum & Garden,由美國獨立宣言簽署人之一Richard Stockton在1750年代所興建,當時只是作為私人住宅,後來歷經大火重建、美國獨立戰爭的普林斯頓之役,在20世紀也曾為五任紐澤西州長的官邸。官邸在1982年遷址後,這座莊園經過長時間的修復和考古研究,在2004年重新開放,成為一座古蹟、博物館和花園。(美國有很多博物館和花園都是從名人的豪宅演變來的)

Morven Museum & Garden

Morven Museum & Garden

Morven Museum & Garden

Morven Museum & Garden

穿過普林斯頓大學的廣大校區,來到這座幽靜的博物館花園。從大門進去,穿過草坪上一條林蔭小土徑,遠遠見到一位有著小捲髮、小個子的女士,正彎著腰在栗子樹下撿著落葉和板栗。

早安,溫蒂! 你是溫蒂吧? 我跟她打招呼。

是啊,我是溫蒂。她朗聲說。我正在撿東西等下要給你們畫喔。

初次見面,感到她是個親切而隨性的人呢。

上課的教室在新建的教育中心,有一整面的落地玻璃窗,我挑了個面對著窗的座位,可以看到花園裡的樹和松鼠。

(一隻黑松鼠正忙著在花圃裡挖個洞,把栗子埋在裡面。)

這班學生只有八位,教室的座位也剛剛好,讓每個人有足夠的桌面空間,可以把畫材工具很自由的在桌上攤開。學生大都是銀髮族,只有兩位女士估計跟我差不多年紀。在大家輪流自我介紹後,發現這些老人家真是臥虎藏龍,有書法家、平面設計師、語言學家、童書作者等等。

老師為我們蒐集來許多植物,有各種葉子、果實,還帶了一些她的農場產出的梨。她首先示範了栗子的畫法,因為栗子表面光滑沒有複雜的紋路,適合做暖身的上色與立體感練習。

在正式畫植物之前,老師讓我們分別用油性和水彩色鉛筆,先做簡單的上色漸層練習。我對色鉛筆繪畫已是非常熟悉了,上色漸層也難不倒我,可是當我看見老師隨筆一塗,一筆下去就可以畫出由深到淺的明暗漸層,顯得渾然天成毫不費吹灰之力,心裡馬上浮起八個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從那一筆就可以看出她數十年用色鉛筆畫畫的功力!

以往我畫植物(或動物)大都是參考照片資料,很少用寫生的方式來畫。溫蒂老師則絕大部分是拿真的植物來做模特兒,只有在無法取得實物時,不得已才參考照片。

「如果看照片,我得要去找很多很多資料,才能了解要畫的對象的全貌,因此得花很多時間在資料的搜集;如果有真的植物在眼前,就省事多了!」她說。

因為照片是平面的,只呈現了一個視角,並且是經由攝影者「剪輯」過的資訊。實際的植物,你則可以從任何角度觀察,甚至將植物拆解、切割去了解由內到外的構造,也可以觸摸它的質感和形狀,這些資訊都可以幫助在描繪植物時更為準確,是照片萬萬比不上的。

小小一顆栗子,雖然沒有複雜的紋路和構造,但其實要表現出它光滑的質感與立體感,也非易事。手中握著這顆栗子,觸摸到栗子光滑的表面和起伏的弧線,我能夠完全了解老師說的。我感覺到與眼前這個栗子產生了連結,我熟悉了它,而且可以決定從哪個角度來描繪它。

我的工具和進行中的作品

我的工具和進行中的作品

各種植物素材

各種植物素材

Wendy Hollender老師在介紹各種植物

Wendy Hollender老師在介紹各種植物

(未完待續)

植物插畫小旅行 part 1

在2018年一開始,我給自己訂下一個目標,就是學習植物插畫。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對植物學插畫(botanical illustration)著迷的,在社群網站或書籍、月曆等印刷品上,只要看到古圖鑑和有著標註說明的植物插圖,我就會忍不住細細觀看。大約也跟我近年來愛上了植物園和蒔花弄草有關吧,對於自然科學的知識特別感興趣,連帶著也想試試看植物學的插畫創作。

植物插畫(botanical illustration)在插畫領域裡是個小眾的類別,一般大眾常對植物插畫有所誤解,以為只要是畫植物都叫做植物插畫或植物藝術(botanical art),其實這類插畫是一門結合了藝術與科學的技術,主要目的是幫助科學家和植物愛好者,記錄以及辨識不同品種的植物,因此必須精準描繪出植物的各部位構造,在畫面中完整呈現植物的形體,並且符合植物學的正確性。也有許多商業上的用途,例如為食品包裝、書籍刊物、文具商品等繪製插畫,甚至也可作為純藝術品展示和供人收藏。

在紐約植物園有一個植物學插畫的訓練課程,完成這個課程可獲得證書資格,但是要拿到資格大約得花兩年到七年的時間。不僅僅是繪畫技巧的訓練,還要學基本的植物學知識。雖然很想學,但要投資這樣大的時間和財力(每個單課程都要四、五百美金,拿到證書須完成八個以上課程),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這個領域的創作,因此,我想先尋找其他學習的途徑試試水溫。

插畫家溫蒂荷蘭德WENDY HOLLENDER老師

Wendy Hollender老師的教學書

Wendy Hollender老師的教學書

我在搜尋植物學插畫的資料時,找到了Wendy Hollender老師的網頁和教學書,發現她也是從紐約植物園的植物插畫認證課程畢業的。我先買了她的教學書,後來又上了她的影片課程,喜歡她的教學風格和作品,大部分植物插畫家用的媒材以水彩為主,但是溫蒂老師卻是用色鉛筆,而且專門用我最愛的Faber-Castell Polychromos廠牌,這讓我對她更多了一份親切感。

(這大概就是像武學門派一樣,使刀、使劍、還是使拳,各派有各自的偏好和專長。)

溫蒂老師的創作歷程故事很特別,她原本是布料紋樣設計師,由於布料常常需要用到花卉圖案,因此對植物畫產生興趣。她開始在紐約植物園上植物學插畫證書課程,當她剛完成第一期的課程時,卻發現自己得了乳癌。在兩年的手術和化療過程中,她總是帶著畫筆和素描本到醫院去,在打化療的時候,就利用時間畫畫。她說,當她全心沉浸在每一朵花瓣每一片葉子的細節中,就可以暫時忘卻醫生正將毒素注射到她的身體裡,植物插畫成為她精神與心靈上的支撐和治療。

後來身體好了,溫蒂就在紐約上州買下一座小農場,搬到那裡去,她兒子是位農夫,負責種植蔬果花草,她自己則利用農場裡的植物為現成素材,創作和教學。

溫蒂常常旅行到美國各地去開設植物插畫工作坊,當我得知她將到紐澤西州普林斯頓(Princeton)開一個為期兩天的工作坊時,就非常希望能夠參加。 一來是因為我很喜歡普林斯頓這座文化小城(愛因斯坦的故鄉),再者,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三個小時內可以到達,想想機會難得,於是決定給自己安排一個兩天一夜的植物插畫小旅行。

(未完待續)

企鵝出版社與插畫家的美麗邂逅

企鵝藍燈書屋出版集團(Penguin Random House)是目前世界前五大出版集團之一,旗下有約250家出版社(註),因此,對插畫家和繪本創作者來說,企鵝藍燈書屋出版集團是不可不關注的合作對象。五月初,我參加了一場由CBIG(Children’s Book Illustrator Group)為會員舉辦的小型座談會,邀請了企鵝青少年書籍美術部門的藝術總監Deborah Kaplan女士,與插畫家會員見面。

由於美國的出版市場龐大,出版社的編輯和藝術總監就是非常重要的人物,能夠將自己的作品送到他們面前,並且讓他們看上一眼,是非常難得的機會。因為每天他們收到的自我推薦信和作品太多了,加上出版社分工很細,往往作品到他們底下的設計師手裡就已經決定被放入「檔案夾」或是「垃圾桶」的命運。這場座談會,主要是幫助插畫家瞭解企鵝旗下各出版社所負責的叢書類型,以及出版社與插畫家合作的流程,進而幫助插畫家在自我推薦的時候,能夠有更多機會被看見,甚至出版。

我整理了當天的筆記和錄音,歸納以下幾個重點,跟讀者們分享。其中Kaplan女士提到一件事,他們不僅僅與美國本土的插畫家合作,現在已經將觸角延伸到世界各地,因此,多瞭解台灣以外的出版社如何運作,對打進國際市場,開拓個人插畫事業,是絕對有幫助的。

這系列經典文學採用刺繡插畫的書封設計

這系列經典文學採用刺繡插畫的書封設計

Kaplan女士首先介紹了企鵝“Young Readers Division”各出版社負責的圖書類別,接著介紹她領導的美術部門的工作。她的部門主要負責青少年書籍(8歲以上讀者)的包裝和封面設計;兒童繪本(8歲以下)則有另一個美術部門在負責。在她的部門裡目前有13位編制內的設計師,另外也與外面獨立接案的設計師合作。

(由於Kaplan女士的部門主要負責青少年書系,本篇中提到的資訊大都是針對企鵝出版社青少年書籍的封面和內文插圖,並且以美國市場為主。)

關於封面插畫與設計

插畫風格的流行趨勢就像時尚一樣,每隔幾年會輪流轉一次。因此企鵝出版的長銷書每3至5年就會重新設計書封。也就是說,書封插畫的需求量很大。(光是Kaplan女士部門經手的封面,每年就有數百本。)

近年來手寫美術字非常受歡迎。照像寫實的人物畫則已經不流行了。

以美術字為主的封面設計

以美術字為主的封面設計

出道多年的插畫家,也往往會隨著時代和潮流改變自己的繪畫風格。永遠死守一個風格就容易被市場淘汰。

特殊印刷效果,如燙金/銀、打凸效果、特殊用紙常被應用在預算較大、或是已經有品牌的系列小說封面。所謂「品牌」指的就是像《哈利波特》、《暮光之城》這類系列型的小說,並且開發有周邊商品、電影、電玩版權等等。

如果某位插畫家已經接了出版社一個品牌書系的案子,通常出版社不會再用同一位插畫家畫其他書系,因為不希望每本書看起來都是同一個風格。所以出版社永遠都在尋找新的合作對象。

英文諺語說: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事實上,我們都有過因為被封面吸引而買書的經驗。一本書的封面所承擔的銷售責任,遠大過內容的品質。不是說作者名氣和書的內容不重要,而是因為在書店的茫茫書海中,要能夠一眼讓人看到,甚至讓書店願意將它放在較顯眼的平台上,封面討喜與否就是關鍵。因此出版社在封面設計上非常慎重。不僅僅是美術部門和編輯的決定,也會徵求行銷部門人員的意見,有時甚至大型連鎖書店buyer的個人喜好也會考慮進去。

當書賣得不好時,封面是第一個被換掉的。有時候不見得是因為插畫本身不好,但是總是第一個被怪罪的對象。

編排簡單、色彩與圖案強烈的封面,往往較吸引消費者注意。尤其是當封面被縮小,放在網路書店如亞馬遜(Amazon.com)上面賣的時候,太過複雜的封面無法讓讀者一眼就看清楚書名、作者。

插畫或攝影?middle grade(8到12歲的讀者)書籍封面使用插畫較多;young adult(12歲以上的讀者)的封面則比較常使用文字設計、攝影作品,或照像寫實風格的插畫。但是也有例外的時候,還是要看書籍的主題和內容適合什麼樣的設計來決定。有些封面也會使用混合了攝影和插畫的設計。

如何決定封面設計?內部先決定預算、該書要表現的風格、主要讀者群,然後由美術部門收集一些風格符合設計方向的插畫家作品樣本,與編輯人員開會,從中挑選要合作的插畫家。

選定合作的插畫家後,出版社會將書稿寄給插畫家,並給予清楚的設計方向。通常草圖的製作時間為2週,草圖通過之後,另外有2週到4週的完稿時間。

不管插畫家採用傳統手繪或是電腦繪圖,以現今的趨勢,插畫家都要學會如何將作品「數位化」,也就是說,最後交給出版社的作品最好是電子檔案,節省出版社將插畫原稿拍照、掃描的時間和成本。

2934b-penguin_covers_2.jpg

企鵝出版社如何找插畫家?

由負責封面設計的設計師來為那本書找插畫家。通常是透過插畫經紀公司、網站、或個別插畫家寄來的作品樣本,從中尋找適合的人選。

Kaplan女士本身沒有時間一一過濾插畫家郵寄來的自我行銷樣本,所以都派給底下的設計師去處理。如果剛好看到有插畫樣本適合她目前在進行的案子,她會將樣本留起來。如果是email,她有時間的時候會瀏覽,沒時間就會先將樣本存檔。

她建議如果用email寄送插畫樣本,首先要留意的是檔案大小,因為出版社每天要收的email太多了,當你傳了一個過大的檔案,癱瘓設計師/編輯的電子郵箱時,你被錄用的機會恐怕就很渺茫。所以檔案大小最好維持在1mb以下。(插畫生活建議:做個體貼的投稿者,只傳送規定尺寸的檔案,學會如何用Photoshop將圖檔轉存成適合網路傳送的尺寸,再寄給你投稿的對象。沒有人喜歡坐在電腦前等着下載一個5mb的圖檔而什麼事都不能做。)

出版社也會到藝術、設計學校的畢業作品展、各類型插畫展去尋找插畫家。或者參考插畫家年鑑、名錄等。

沒有網際網路以前,插畫家必須親自將作品集送到出版社,或是透過郵寄。現在有了網路,出版社可以輕易透過插畫家的網站看到作品,企鵝出版社合作的插畫家在世界各地都有,對獨立接案的插畫家來說是件好事,Kaplan女士表示,當她在找插畫家的時候,並不受限於插畫家所在的國家或地區。然而,如果每封email都得靠翻譯,會增加溝通的困難度,因此基本的英文能力是必要的。

此外,她強烈建議插畫家要有自己的作品網站,並在投稿的email中附上你的網址,如果出版社對你的作品樣本有興趣,可以直接連結到你的網站看更多作品。

Kaplan女士並建議插畫家在自我推薦以前,先到企鵝官網上查看各出版社的投稿規則。有些出版社是不接受自我推薦的,他們直接與經紀人接洽,或是從經紀公司送來的插畫家作品檔案中,尋找適合的插畫家來工作。

如何針對書籍插畫準備作品集?作品要能展現自己的風格和特色。除了彩色作品之外,也要有一些黑白線條或單色作品,因為很多書的內頁採用的是黑白插圖。另外,作品要能表現插畫家如何描繪人體、姿勢、表情和動作。作品的主題最好可以包括人物、動物、靜物和場景。此外,在作品集中納入草圖或創作過程的紀錄也有加分作用,因為出版社希望看到的不光是完成作品,插畫家構思的過程也非常重要。尤其是新進插畫家,還沒有許多接案的經驗和作品,讓潛在客戶知道你「能」做什麼,有時候比你「做過」什麼還重要。

(本文寫於2013年5月,當時企鵝和藍燈書屋尚各自獨立,這兩大集團後來在2013年7月1日合併。)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