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插畫小旅行 part 3

植物藝術的簡史講座

第一天課程結束的晚上,溫蒂老師在Morven的演講廳有一場講座,講述植物學插畫簡史,並分享了許多古代和當代植物藝術家的作品,包括Pierre-Joseph Redouté(1759-1840), Maud Purdy (1874-1965), Anne ophelia Dowden(1907-2007)。此外,現場也請來了三位本地的植物插畫家,Robin Jess, Ann S. Hoffenberg, 和Carrie DiCostanzo,分享她們創作的心得。

 植物插畫大師Pierre-Joseph Redouté的畫風古典優雅

植物插畫大師Pierre-Joseph Redouté的畫風古典優雅

 植物畫家Carrie DiCostanzo在講座中分享,她很著迷於描繪造型特殊的奇花異草

植物畫家Carrie DiCostanzo在講座中分享,她很著迷於描繪造型特殊的奇花異草

植物插畫藝術雖說主要目的是以科學為出發,幫助植物學家記錄和辨認植物,但是並非要畫得跟照片一樣,從她介紹的這些藝術家作品可以看出,藝術家還是可以有個人創意發揮空間,從不同的表現手法、使用媒材,乃至構圖、主題的設計等各個面向,都可以展現藝術家獨特的風格。

溫蒂在講座中還說明了植物科學插畫(botanical illustration)、植物藝術(botanical art)、和花卉繪畫(flower painting)的不同。

傳統的植物科學插畫需畫出植物的各個部位,包括葉、莖、花、果、種子等,甚至畫出橫切面,並且在尺寸、形體、顏色各方面都力求符合科學的精確和真實。

植物藝術與植物科學插畫很接近,也是需要真實植物科學,但是可以有更多美學和純藝術形式的表現,構圖上可以只是單一的一朵花,或是植物的局部細節描繪,目的在以藝術傳達出植物之美。

至於花卉繪畫,則可以有各種天馬行空的表現方式,不需要符合科學的精確性,並且可與風景、靜物、動物等等題材結合。

那麼一幅好的植物插畫作品,需要包含哪些條件呢?溫蒂給了我們以下的建議。

  • 明暗 (Value)

  • 一致的光源 (Consistent Light Source)

  • 透視 (Perspective)

  • 植物型態 (Plant Morphology)

  • 使用真實的顏色 (Use of Realistic Color)

第一天的工作坊和講座,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經驗,引領我踏入了一個充滿好奇的自然世界。除了對於植物插畫和藝術有了更清楚的認識,更勾動我研究精神的是,因此發現了我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植物類食物的原生樣貌。

好比說,從前我只吃過糖炒栗子,知道栗子仁外面有一層咖啡色的硬殼,卻不知道它長在樹上的模樣,原來在硬殼之外還有一層更硬、更厚並且帶刺的”burr”,到了秋天成熟時,這個burr就會從中間裂開,露出裡面的種子,也就是我(和松鼠)愛吃的栗子。

這個發現讓我很開心,想要追根究柢去探索,我們平常吃的那些菜啊果啊,它們長在樹上和土裡到底是什麼模樣。

(未完待續)

 栗子和它的葉子與刺殼

栗子和它的葉子與刺殼

 我完成的第一幅植物畫,在此做個記錄,留待一年之後再回來看看自己的作品有沒有長進

我完成的第一幅植物畫,在此做個記錄,留待一年之後再回來看看自己的作品有沒有長進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