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插畫小旅行 part 1

在2018年一開始,我給自己訂下一個目標,就是學習植物插畫。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對植物學插畫(botanical illustration)著迷的,在社群網站或書籍、月曆等印刷品上,只要看到古圖鑑和有著標註說明的植物插圖,我就會忍不住細細觀看。大約也跟我近年來愛上了植物園和蒔花弄草有關吧,對於自然科學的知識特別感興趣,連帶著也想試試看植物學的插畫創作。

植物插畫(botanical illustration)在插畫領域裡是個小眾的類別,一般大眾常對植物插畫有所誤解,以為只要是畫植物都叫做植物插畫或植物藝術(botanical art),其實這類插畫是一門結合了藝術與科學的技術,主要目的是幫助科學家和植物愛好者,記錄以及辨識不同品種的植物,因此必須精準描繪出植物的各部位構造,在畫面中完整呈現植物的形體,並且符合植物學的正確性。也有許多商業上的用途,例如為食品包裝、書籍刊物、文具商品等繪製插畫,甚至也可作為純藝術品展示和供人收藏。

在紐約植物園有一個植物學插畫的訓練課程,完成這個課程可獲得證書資格,但是要拿到資格大約得花兩年到七年的時間。不僅僅是繪畫技巧的訓練,還要學基本的植物學知識。雖然很想學,但要投資這樣大的時間和財力(每個單課程都要四、五百美金,拿到證書須完成八個以上課程),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這個領域的創作,因此,我想先尋找其他學習的途徑試試水溫。

插畫家溫蒂荷蘭德WENDY HOLLENDER老師

 Wendy Hollender老師的教學書

Wendy Hollender老師的教學書

我在搜尋植物學插畫的資料時,找到了Wendy Hollender老師的網頁和教學書,發現她也是從紐約植物園的植物插畫認證課程畢業的。我先買了她的教學書,後來又上了她的影片課程,喜歡她的教學風格和作品,大部分植物插畫家用的媒材以水彩為主,但是溫蒂老師卻是用色鉛筆,而且專門用我最愛的Faber-Castell Polychromos廠牌,這讓我對她更多了一份親切感。

(這大概就是像武學門派一樣,使刀、使劍、還是使拳,各派有各自的偏好和專長。)

溫蒂老師的創作歷程故事很特別,她原本是布料紋樣設計師,由於布料常常需要用到花卉圖案,因此對植物畫產生興趣。她開始在紐約植物園上植物學插畫證書課程,當她剛完成第一期的課程時,卻發現自己得了乳癌。在兩年的手術和化療過程中,她總是帶著畫筆和素描本到醫院去,在打化療的時候,就利用時間畫畫。她說,當她全心沉浸在每一朵花瓣每一片葉子的細節中,就可以暫時忘卻醫生正將毒素注射到她的身體裡,植物插畫成為她精神與心靈上的支撐和治療。

後來身體好了,溫蒂就在紐約上州買下一座小農場,搬到那裡去,她兒子是位農夫,負責種植蔬果花草,她自己則利用農場裡的植物為現成素材,創作和教學。

溫蒂常常旅行到美國各地去開設植物插畫工作坊,當我得知她將到紐澤西州普林斯頓(Princeton)開一個為期兩天的工作坊時,就非常希望能夠參加。 一來是因為我很喜歡普林斯頓這座文化小城(愛因斯坦的故鄉),再者,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三個小時內可以到達,想想機會難得,於是決定給自己安排一個兩天一夜的植物插畫小旅行。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