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anical art

植物插畫小旅行 part 4

挑戰複雜的植物

第二天的課程,老師讓我們自己選擇要畫的植物,她再為每個學生選的題材做示範。我對菇類特別有興趣,前一天在花園裡採了一些野菇,本來打算要畫,但是第二天來上課時,發現它們已經腐爛了。因此又學到一課,畫新鮮植物得要抓緊時間,否則就要先學會如何保存它們。

我摘的野菇爛了,看到老師採集的一種叫做Strawberry Dogwood的紅紫色果實,感到很新奇,果實凹凸不平的表面和圖紋也很有挑戰性,又可以練習葉子和構圖,於是就選擇它。

strawberry_dogwood.jpg

它是Dogwood的果實,我查了一下dogwood的中譯名稱,有人說是山朱萸,也有人說是四照花。Dogwood是北美常見的一種花樹,春天開花,秋天結果,我住的地方鄰居院子裡就有,春天時開了滿樹白色和朱紅色的大花,非常美。果實倒是第一次見到,形狀和大小都跟荔枝很像,但是質地卻像草莓,很容易壓傷。我在工作坊沒畫完這幅畫,於是把果實帶回家繼續完成,沒想到在地鐵上擠擠撞撞,回到家發現果實在我的行李袋中已被壓爛爆漿了! 擠出裡面淡黃色軟軟的果肉,聞起來有(爛)水果的味道,跟我想像得不太一樣。

也有同學選擇畫花。老師示範時把鮮花插在一個有很多尖釘的小座子(不知道中文叫甚麼)上固定,教我們用透明的尺來測量花朵在透視上的尺寸,假想在植物前面有一面玻璃,要沿著玻璃來測量;以及如何表現透視縮短(foreshortening--也就是前方的花瓣比較短,而且有變形),畫出物體擬真的透視感和空間感。

老師還拿出了一個高倍數的可以用來看珠寶的放大鏡來,摘下一小搓花蕊,讓我們透過放大鏡來觀察花蕊的構造和生長排列方式。被放大的花蕊竟有著繁複之美,自成一個小小的世界。

覺得植物非常有趣和神奇。

Wendy示範如何測量要描繪的植物

Wendy示範如何測量要描繪的植物

Wendy示範畫花

Wendy示範畫花

Wendy示範描繪表面複雜的果實

Wendy示範描繪表面複雜的果實

而像葉脈、果實紋路這種看起來很複雜很令人困惑的pattern,老師也分享了她的訣竅。看老師作畫,可以發現,雖然已有數十年經驗所累積的自信,但是下筆時仍然輕柔緩慢,並且很仔細地觀察所畫植物的每一個細節,從容不迫地描繪。

耐心和細心是植物插畫創作者不可缺的特質,否則畫不出細緻寫實的作品來。

我的dogwood果實練習過程 1

我的dogwood果實練習過程 1

我的dogwood果實練習過程 2

我的dogwood果實練習過程 2

完成我的第二件植物繪畫作品,有機會要再來挑戰一次這顆難纏的果子

完成我的第二件植物繪畫作品,有機會要再來挑戰一次這顆難纏的果子

愛上植物繪畫

在老師示範以外的時間,同學們都非常投入地作畫,連午餐時間都是各自帶了便當,一邊用餐一邊畫畫。我第一天跑到小鎮上買了三明治,只吃了一半,第二天中午就吃了剩下一半,可能一心想著畫圖,所以對吃飯這件事都不在意了,只要一直有熱咖啡就可以。很喜歡工作坊的氣氛,一群對畫畫好熱情的中、老年人齊聚一堂,一邊閒聊一邊作畫,對於平時總是一個人在家孤獨地創作的我來說,彷彿回到在學校念書上素描課的感覺,挺溫馨的。

這次的工作坊,讓我對植物插畫和藝術有更多的認識,學到了新的繪畫技法,並且讓我開始留心觀察身邊的一草一木。

而最大的收穫,則是自我探索得到的新發現。以前我一直以為自己不喜歡用寫實手法創作,經過這次工作坊,對植物繪畫我卻完全著迷了!我一向對事物喜歡追根究柢鑽研細節,又很享受細火慢燉的作畫方式,再加上對於自然(動物、植物)的好奇與喜愛,我發現植物繪畫非常適合我的個性和個人風格呢。

my_plant_collection.jpg
完成的第三號作品,期許自己每一件作品都有進步

完成的第三號作品,期許自己每一件作品都有進步

從工作坊回來以後,帶胖奇散步時多了收集植物的樂趣,只見一人一狗低著頭在地上專心尋寶—我忙著挑揀葉子、果實,胖奇則有樣學樣,忙著嗅聞每一片落葉。大自然的題材真是取之不盡,我的一張桌子已經變成植物標本區,收集來的植物都在等著變成一幅畫。

現在我每天早上會利用出門上班前的十幾分鐘畫畫;不上班的日子則可以很暢心地花一整天時間畫一片葉子。覺得能夠這樣熱衷於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並且持續地做下去,是很幸福的。

(全文完)

植物插畫小旅行 part 3

植物藝術的簡史講座

第一天課程結束的晚上,溫蒂老師在Morven的演講廳有一場講座,講述植物學插畫簡史,並分享了許多古代和當代植物藝術家的作品,包括Pierre-Joseph Redouté(1759-1840), Maud Purdy (1874-1965), Anne ophelia Dowden(1907-2007)。此外,現場也請來了三位本地的植物插畫家,Robin Jess, Ann S. Hoffenberg, 和Carrie DiCostanzo,分享她們創作的心得。

植物插畫大師Pierre-Joseph Redouté的畫風古典優雅

植物插畫大師Pierre-Joseph Redouté的畫風古典優雅

植物畫家Carrie DiCostanzo在講座中分享,她很著迷於描繪造型特殊的奇花異草

植物畫家Carrie DiCostanzo在講座中分享,她很著迷於描繪造型特殊的奇花異草

植物插畫藝術雖說主要目的是以科學為出發,幫助植物學家記錄和辨認植物,但是並非要畫得跟照片一樣,從她介紹的這些藝術家作品可以看出,藝術家還是可以有個人創意發揮空間,從不同的表現手法、使用媒材,乃至構圖、主題的設計等各個面向,都可以展現藝術家獨特的風格。

溫蒂在講座中還說明了植物科學插畫(botanical illustration)、植物藝術(botanical art)、和花卉繪畫(flower painting)的不同。

傳統的植物科學插畫需畫出植物的各個部位,包括葉、莖、花、果、種子等,甚至畫出橫切面,並且在尺寸、形體、顏色各方面都力求符合科學的精確和真實。

植物藝術與植物科學插畫很接近,也是需要真實植物科學,但是可以有更多美學和純藝術形式的表現,構圖上可以只是單一的一朵花,或是植物的局部細節描繪,目的在以藝術傳達出植物之美。

至於花卉繪畫,則可以有各種天馬行空的表現方式,不需要符合科學的精確性,並且可與風景、靜物、動物等等題材結合。

那麼一幅好的植物插畫作品,需要包含哪些條件呢?溫蒂給了我們以下的建議。

  • 明暗 (Value)

  • 一致的光源 (Consistent Light Source)

  • 透視 (Perspective)

  • 植物型態 (Plant Morphology)

  • 使用真實的顏色 (Use of Realistic Color)

第一天的工作坊和講座,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經驗,引領我踏入了一個充滿好奇的自然世界。除了對於植物插畫和藝術有了更清楚的認識,更勾動我研究精神的是,因此發現了我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植物類食物的原生樣貌。

好比說,從前我只吃過糖炒栗子,知道栗子仁外面有一層咖啡色的硬殼,卻不知道它長在樹上的模樣,原來在硬殼之外還有一層更硬、更厚並且帶刺的”burr”,到了秋天成熟時,這個burr就會從中間裂開,露出裡面的種子,也就是我(和松鼠)愛吃的栗子。

這個發現讓我很開心,想要追根究柢去探索,我們平常吃的那些菜啊果啊,它們長在樹上和土裡到底是什麼模樣。

(未完待續)

栗子和它的葉子與刺殼

栗子和它的葉子與刺殼

我完成的第一幅植物畫,在此做個記錄,留待一年之後再回來看看自己的作品有沒有長進

我完成的第一幅植物畫,在此做個記錄,留待一年之後再回來看看自己的作品有沒有長進


參考資料

植物插畫小旅行 part 2

我清晨五點多就起床,帶著色鉛筆工具和簡單的旅行必備品,先搭巴士到曼哈頓,再轉搭從紐約到紐澤西的東北走廊線(Northeast Corridor Line)火車,前往Princeton。火車有上下兩層,坐在上層可以欣賞沿路景色,座位也很寬敞乾淨,雖然要坐一個多小時,但在美國坐火車總有種浪漫的心情;再加上好久沒旅行了,雖然是一個人,依然滿心雀躍和期待。

到了Princeton Junction站,還得換乘通勤列車Princeton Branch,這是只有兩節車廂的小火車,往來於Princeton Junction站和普林斯頓大學之間,開始於1865年,是普林斯頓大學很有歷史感的象徵。她最有名的乘客要算是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了,更因為出現在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的小說中而不朽。當地人對她有個暱稱,叫做Dinky(這支影片裡的Dinky好可愛)。

DINKY小火車

DINKY小火車

Dinky一路開進了普林斯頓大學校區,下車後首先看到的是新建的藝術中心。這天早晨陽光明亮,入秋的天空好藍好高,走在普林斯頓大學校園中,放眼望去是一座座古典美的建築,彷彿自己也沾染了些許貴族學院風的氣息。若不是要趕著去上課,普林斯頓校園倒是個文青氣質一日遊的好地方。

小火車站出來就是新建的藝術中心

小火車站出來就是新建的藝術中心

Princeton University連松樹都長得像古時候的文人

Princeton University連松樹都長得像古時候的文人

Princeton Universit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inceton University如城堡的建築

Princeton University如城堡的建築

Princeton University如城堡的建築

Princeton University如城堡的建築

工作坊的地點在普林斯頓市的Morven Museum & Garden,由美國獨立宣言簽署人之一Richard Stockton在1750年代所興建,當時只是作為私人住宅,後來歷經大火重建、美國獨立戰爭的普林斯頓之役,在20世紀也曾為五任紐澤西州長的官邸。官邸在1982年遷址後,這座莊園經過長時間的修復和考古研究,在2004年重新開放,成為一座古蹟、博物館和花園。(美國有很多博物館和花園都是從名人的豪宅演變來的)

Morven Museum & Garden

Morven Museum & Garden

Morven Museum & Garden

Morven Museum & Garden

穿過普林斯頓大學的廣大校區,來到這座幽靜的博物館花園。從大門進去,穿過草坪上一條林蔭小土徑,遠遠見到一位有著小捲髮、小個子的女士,正彎著腰在栗子樹下撿著落葉和板栗。

早安,溫蒂! 你是溫蒂吧? 我跟她打招呼。

是啊,我是溫蒂。她朗聲說。我正在撿東西等下要給你們畫喔。

初次見面,感到她是個親切而隨性的人呢。

上課的教室在新建的教育中心,有一整面的落地玻璃窗,我挑了個面對著窗的座位,可以看到花園裡的樹和松鼠。

(一隻黑松鼠正忙著在花圃裡挖個洞,把栗子埋在裡面。)

這班學生只有八位,教室的座位也剛剛好,讓每個人有足夠的桌面空間,可以把畫材工具很自由的在桌上攤開。學生大都是銀髮族,只有兩位女士估計跟我差不多年紀。在大家輪流自我介紹後,發現這些老人家真是臥虎藏龍,有書法家、平面設計師、語言學家、童書作者等等。

老師為我們蒐集來許多植物,有各種葉子、果實,還帶了一些她的農場產出的梨。她首先示範了栗子的畫法,因為栗子表面光滑沒有複雜的紋路,適合做暖身的上色與立體感練習。

在正式畫植物之前,老師讓我們分別用油性和水彩色鉛筆,先做簡單的上色漸層練習。我對色鉛筆繪畫已是非常熟悉了,上色漸層也難不倒我,可是當我看見老師隨筆一塗,一筆下去就可以畫出由深到淺的明暗漸層,顯得渾然天成毫不費吹灰之力,心裡馬上浮起八個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從那一筆就可以看出她數十年用色鉛筆畫畫的功力!

以往我畫植物(或動物)大都是參考照片資料,很少用寫生的方式來畫。溫蒂老師則絕大部分是拿真的植物來做模特兒,只有在無法取得實物時,不得已才參考照片。

「如果看照片,我得要去找很多很多資料,才能了解要畫的對象的全貌,因此得花很多時間在資料的搜集;如果有真的植物在眼前,就省事多了!」她說。

因為照片是平面的,只呈現了一個視角,並且是經由攝影者「剪輯」過的資訊。實際的植物,你則可以從任何角度觀察,甚至將植物拆解、切割去了解由內到外的構造,也可以觸摸它的質感和形狀,這些資訊都可以幫助在描繪植物時更為準確,是照片萬萬比不上的。

小小一顆栗子,雖然沒有複雜的紋路和構造,但其實要表現出它光滑的質感與立體感,也非易事。手中握著這顆栗子,觸摸到栗子光滑的表面和起伏的弧線,我能夠完全了解老師說的。我感覺到與眼前這個栗子產生了連結,我熟悉了它,而且可以決定從哪個角度來描繪它。

我的工具和進行中的作品

我的工具和進行中的作品

各種植物素材

各種植物素材

Wendy Hollender老師在介紹各種植物

Wendy Hollender老師在介紹各種植物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