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血色海灣(The Cove)學到的事

這部紀錄片租來已經有兩個星期了,一直躺在我的書架上,我沒有勇氣看。就像我現在常常會有點害怕看facebook上的訊息,因為怕看到朋友張貼或轉寄的,有關受虐動物的訊息。 我知道這部片裡會有一些我不想看到的畫面(事實上血腥的畫面只有出現在影片最後一小段),從預告片裡也大概可以預期,這是一部關於一群動保人士,試圖揭發並阻止日本人殘忍捕殺海豚的紀錄片。

在我終於鼓起勇氣觀看這部影片之後,發現我學到了比預期更多的東西,也引發了一些讓我深思的問題。

我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影片的觀後感,對這個議題有興趣的朋友(不管是站在哪種立場),可以去看看這部影片,試著瞭解海豚這種生物。至於吃海豚肉道不道德,不是我要討論的重點;如果有人問我,我們可以吃牛肉豬肉雞肉,為什麼不能吃海豚肉,我也沒有答案。我在這裡想要分享的,只是一些我從這部紀錄片中所學到的,關於海豚的事。

太極(Taiji)是日本一個靠海的小鎮,擁有非常美麗的海灣,和以海豚為主的觀光事業。因著地形和生態的條件,每年有成千上萬的海豚會被吸引到這個海灣來。小鎮的漁民,利用海豚的習性,圍捕游經此地的海豚,活捉年輕的母海豚賣給世界各地海洋館動物園或研究中心;剩下的海豚,不論年老年幼,都被一一用極殘忍的手法殺死,混在其他的魚肉裡,或是假冒成鯨肉,賣給消費者,提供給學校做「營養午餐」。然而這些捕殺海豚的活動都是祕密進行,日本的民眾不但對這個祕密海灣一無所知,也不知道自己可能曾經吃過海豚肉。

海豚肉裡還有高量的汞(水銀),其實是不能食用的。並不是因為海豚長得比較可愛,所以我們不應該吃牠們。長期食用含汞食物,會產生畸形兒,破壞感覺神經、記憶力和運動能力,造成腦性痲痹和癡呆症。

紀錄片的主角,也是拯救海豚行動的領導者Ric OʼBarry,在1960年代曾是世界知名的海豚訓練師,他曾協助美國電視劇Flipper的拍攝,訓練劇中的海豚演員。直到有一天其中一隻海豚明星,在他的懷中「自殺」, 他才忽然醒覺,海豚是屬於海洋的,不管人類建造多麼(自認為)接近海洋生態的環境,水族館的大水缸,對海豚都是一種精神上和生理上的折磨。這個認知和覺悟,讓Ric決定將他的生命和事業,奉獻給海豚以及其他海洋哺乳類生物的保育和解放的工作。

海豚是以聲納溝通的。他們的聲波可以傳到幾十英哩遠。因此,被困在水族館的大水缸裡,就像人類被關在一間布滿鏡子,或是裝置了幾十個震耳欲聾的音響喇叭的房間裡一樣,是會讓人發瘋的。

我們去海洋世界,去動物園看海豚和鯨魚表演,看他們好像臉上永遠掛著可愛的微笑,其實,他們一點都不快樂。鯨豚屬於海洋,也只適合生活在大海中,捕捉這些海洋生物來,關在大型魚缸裡,訓練他們做愚蠢的動作來娛樂人類,其實是非常殘忍的。

海豚跟人類一樣,是地球上少數有自我意識的生物。他們可以辨認親人,有伴侶關係,並且具備極高的智慧。他們可以理解人類的手語,人類卻無法瞭解他們的語言。跟人類不同的是,人類在呼吸時是無自覺的,但是海豚可以控制自己的呼吸。那隻自殺的海豚,就是在極度的壓力和精神折磨之下,決定停止呼吸而死亡。也因此,當太極的漁夫以殘忍的方式,將圍在魚網內的海豚一一戳死,這就像人類看著自己的親人在面前被殺害一樣,對海豚來說是非常痛苦的,是生理和情緒上的雙重痛苦。儘管日本官方的說法是,他們的捕殺技術非常先進和人道,被殺的海豚都是在瞬間死亡;然而影片所呈現的並非如此,我們可以看到海豚是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掙扎、扭曲和悲鳴之後,才慢慢沈入水裡。

在太極這個地方,每年有超過兩萬隻海豚是以這樣的方式死去。

太極的漁民說,捕殺海豚和鯨魚是日本的傳統,外國人不能理解,也不應該干涉。然而既然是日本的傳統,為什麼他們不敢公開呢?為什麼他們將這個海灣當成禁地?為什麼絕大多數的日本民眾對這項「傳統」一 無所知?如果一項傳統令這個民族的人羞於啓齒,就不應該被保留。

太極漁民又說,海豚是「有害動物」,因為吃掉太多海洋裡其他魚類(也就是說吃掉人類的糧食),所以他們捕殺海豚是在除害。但是反過來說,人類大量捕食魚蝦海鮮,不也是在奪取其他生物的糧食、破壞海洋生態嗎?

有許多實際的案例和紀錄,證明海豚是在野生動物之中,唯一會主動拯救人類性命的。他們會在人類遭受鯊魚攻擊時,驅離鯊魚;也會在船隻迷航時引導方向。海豚,是人類的朋友。

這裡(http://www.thecovemovie.com/home.htm)是血色海灣的官方網站,除了紀錄片的相關文宣之外,還有許多關於海豚、海洋生態和汞污染的資訊。我不認為這部紀錄片像有些人說的,只是西方人選擇性的道德感,除了海豚,這部片最終關注的,還是人與動物、與海洋生態,以及與整個地球的關係。

人類總是自認為是地球上最高智慧的生物,可是為什麼其他動物可以解讀人類的語言,人類卻始終無法理解動物說的話?最簡單的例子,小狗可以聽懂我們說坐下、散步、打滾、不可以等種種指令,我們卻聽不懂他們說些什麼。

我們真的比他們聰明嗎?還是因為我們比其他物種有更多無法滿足的慾望,所以我們就吃定了其他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