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的自由

一整天都在思考,今天的幸福手帳要怎麼寫。早上醒來就接連收到 Huffington Post 和 CNN 傳到手機裡的新聞快訊,網路上也隨時有關於法國查理週刊攻擊事件的新聞報導和最新發展。一些藝術家朋友們紛紛用素描或插畫來表達他們對此事件的感觸,大家心情都很沈重。 以前的我不看新聞,討厭政治,也不太關心社會議題。我只顧活在自己不食人間煙火的夢幻泡泡裡,只要能開心的畫畫就好。

後來一位摯友跟我說了很多藝術家、知識份子遭受迫害的不公不義的故事,我才領悟到,我們的生活,沒有一件事跟政治無關。

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快樂畫畫的自由有可能被剝奪。

但是今天發生在巴黎的事,證明了在這個世界上,今時今日,還是會有人因為不喜歡你寫的文字、你畫的畫,或是認為你的創作冒犯了他們,而以暴力的手段傷害你。

雖然我不認識那四位罹難的漫畫家,今天以前也從未聽過他們的名字(後來一些網路上的畫友說,這四位在法國都是非常知名並受到尊崇的藝術家);然而他們用畫筆勇於發聲的精神,令人敬佩。我知道我絕沒有他們那樣的勇氣,常常連要在臉書發表比較有爭議性的言論,都要考慮再三,最後還是很懦弱的刪掉發文,不敢將自己的想法大聲說出來。

遇害的漫畫家、同時也是 Charlie Hebdo 週報主編 Charb 在2012年接受法國 Le Monde 世界報專訪時曾說:

C'est peut-être un peu pompeux ce que je vais dire, mais je préfère mourir debout que vivre à genoux. (我現在要說的也許有點太過嚴肅,但我寧願站著死也不願跪著活命。)

如果今天要寫下一件值得感到幸福的事,那就是,很慶幸我有創作的自由。而如果有一天,當我創作的自由受到威脅時,希望我也能有勇氣去捍衛它。

生活Anais Lee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