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筷子》巫婆的糖蘋果

白雪公主的壞心後母被逐出皇宮之後,在Downtown Disney另起爐灶。 這回,她不做毒蘋果了,改賣起甜得膩死人的糖蘋果。

在她的大鍋爐裡,熬製著香味四溢的焦糖糖漿和巧克力,一簍簍從神秘森林裡運來的蘋果,淋上糖漿和巧克力之後,再灑上各種口味的糖果粒、杏仁片,一排排陳列在玻璃窗前,誘惑著每個經過的白雪公主和白馬王子。

儘管(多年前)我不是甜食愛好者,每次走過迪士尼世界市中心這家糖果鍋子(Candy Cauldron),都會忍不住停下腳步,欣賞櫥窗裡那些色彩繽紛的糖蘋果。

也許甜食吸引人的地方,不是味覺上的享受,而是由視覺所引起的一種精神上的滿足。否則為什麼幾乎所有的糕餅糖果的顏色都這般鮮豔濃烈?讓人光是用眼睛看著,就會產生快樂的感覺。

啃著糖蘋果的片刻,每個人都變成了孩子,濃郁的巧克力,甜稠的焦糖,黏答答地沾了滿臉。

吃糖蘋果除非拿刀子切成小塊,否則是絕對優雅不起來的。也因為這份笨拙邋遢,倒讓人有種回到童年的天真自然。

秋天是蘋果豐收的季節,因此到了萬聖節、感恩節的那兩三個月,超級市場裡紛紛推出一盒一盒裹了焦糖(caramel)的糖蘋果(candy apple),或稱焦糖蘋果(caramel apple)。

美國人愛吃甜食的程度從他們的體型就不難看出,我曾經被糖蘋果的誘人外表矇騙,買了一大盒回家,嚐了半個就舉旗投降,那種甜的程度,大概就像美國人無法忍受台灣麻辣鍋的辣一樣,令我無福消受。

偏偏大部分的糖蘋果,都是用酸度較高的青蘋果裹上焦糖,因此顯得甜得更甜,酸得更酸。

糖蘋果常常讓我想起咱們中國人的串糖葫蘆,只是串糖葫蘆是在糖衣裡面裹著的水果做變化,糖蘋果則是在糖衣上玩花樣。外型上糖蘋果比較漂亮,不過以口味而言,我覺得還是糖葫蘆好吃些。

(收錄於《不用筷子》一書)

飲食Anais Lee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