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對岸

被分派到一本懸疑小說封面設計的工作,很期待,一直對設計書封很有興趣,於是戰戰兢兢仔細閱讀了內容大綱,並且上網去搜尋現有的封面,我要給這本老小說一個新的門面。 很認真地畫了兩張概念草圖,跟設計師討論之後,完成了這幅封面。

拿到總監那裡去,總監問我,這張封面你花了多久時間做的?

我算了算,四個小時吧。

不能快一點嗎?他說,另一個freelancer二十分鐘就可以生出一張封面耶。

啊?我愣住了,結結巴巴地說,可是,我設計了兩個版本,而且還自己畫插畫。

我沒跟他說,我甚至還花時間讀了小說大綱,上網去做時代背景的考據。

我們有十七本封面要做,你只要下載圖庫的照片和插圖,文字排一排就好。總監說。

原來是這樣啊...原來我做的並不是設計或插畫的工作,只是一部會用Photoshop的mass production machine。

十二月初開始找工作,寄出的第一份履歷,就被錄用了,覺得很受老天辟佑。一週三天,搭火車去Newark上班,雖然不在曼哈頓,看在錢的份上,覺得工作內容差強人意但也可以接受。

頭兩天幫他們做了一堆網站banner,把stock image和現有的書封像大鍋菜炒一炒,覺得自己像個美工,不是設計師。

現在有個原創封面設計的機會,以為總算可以發揮創意,結果他們要的是速度與量,沒有人關心所謂的原創或是概念。

而我卻是抱著一種,就算不能成為經典,至少也不要辜負自己的心態,對待每一件交到我手上的工作。

從前的那份工作,一個案子有幾個月的時間慢慢磨,磨出可以得奬的好作品。

但這不是他們雇用我的目的。網站上用的廣告和圖像,朝生暮死,創作的堅持和原則擺一邊,只要動作快,圖放得小小的字還看得清楚,老闆就覺得你很棒。

疲憊而沮喪,搭上回家的火車,望著窗外蕭索的紐澤西,廢棄的工廠和建築,光禿禿的樹林,鏽紅的鐵橋,灰色的空氣。眼前的景象就跟我的心情一樣不帶勁。

我必須讓自己flexible,能屈能伸,創作的潔癖與自負得先收進口袋。

每天早晚,在零下的氣溫中,沿著哈德遜河頂著刮臉寒風往返火車站與我的鞋盒公寓。氣餒或是寂寞的時候,就會看著對岸亮晶晶的曼哈頓摩天大樓群,給自己打氣,不要忘記了當初來紐約的初衷,不要因為現實的挫折而失去了方向。有一天,我也會住到島上去,那裡有我的夢想,我的愛。

它們就在河對岸等著我。現在的努力,不過就是為了跨越一條河的距離而已。

紐約Anais Lee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