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了

一年了。 小妞走了已經整整一年。

去年的這個時候,佛羅里達的天氣已經轉涼,空氣裡充滿秋天蕭瑟的味道。我的生活也陷入一種未曾經歷過的灰色寂寞。

因為跟小妞相依為命了很多年,窮的時候兩個人分吃土司麵包的那種生死相依。現在想起來,就是因為曾經這樣共患難,讓我一直到她離開後一年的今天,想起她還是要淚流不止的心痛。

我好想知道,小妞,你在天堂是否快樂?會不會有時候,也會想起我?會不會怪我,當初做下的那個決定?

還要多久才可以不哭?這個問題,直到今天,都還沒有答案。

***

在流著淚的時候,胖奇坐在我身邊,傻傻地抬頭望我,一直用他的大爪子輕輕抓我。

昨天做了一個惡夢,我想是因為看中天新聞報導,台灣一個狗狗繁殖場的殘忍畫面,讓我受到很大的驚嚇。

夢裡,繁殖場的壞人闖進我家,把胖奇抓了去,拿刀子在胖奇臉上割了長長一道口子,要把胖奇的皮剝下來。

我衝過去用刀子往那人的脖子猛刺,然後抱起胖奇要逃出去,卻遇到更多壞人堵在門口,把我們兩個抓回去。

我好絕望地想,我要死了,不能保護胖奇了...

在黑暗中驚醒過來,發現自己心臟砰砰狂跳,並且大口喘著氣。不過還好,胖奇暖暖地挨在我身邊,睡得正甜。

***

前幾天在動物星球頻道看到一個紀錄片,是一對拯救了一隻小河馬的夫妻,將小河馬潔西卡撫養長大的故事。在人類世界成長的潔西卡,有一天終於遇到一個野生公河馬,並且成為好朋友。她的人類父母以為,從此潔西卡可以跟這隻公河馬回到大自然生活,卻發現公河馬被附近農場的人給槍殺了。

潔西卡的人類爸爸說了一句話,他說,這就是為什麼他喜歡動物不喜歡人。

他說,上帝犯下最大的錯誤,就是創造了人類。

毛孩Anais Lee5 Comments